《蜗居》脱去了当代都市白领的内裤

这些天,无论走到哪里,无论遇到什么人,几乎都在谈论《蜗居》。


这已经不是一部热播的电视连续剧,成了一个很火的社会话题。波及城市各个阶层。


我开始锲而不舍地向所有熟悉的电视谈话节目建议做一个关于《蜗居》的话题。尽管这个话题已经在网络汇成了口水的海洋。


应网友的要求——他们是我未曾谋面的最棒的朋友,骂我都透着真诚和智慧,我决定写下自己对这部戏的真实感受。


我首先想到了已经声名狼藉的陈冠希同志,他向我们证明了在这个开放的社会,除了掌握外语很重要以外,掌握基本的电脑知识也无比重要。由于他的意外失误,无数人通过网络见识了他和很多女明星身体上不该暴露的零件。后果至今很严重。


因为这是人体的底线。也就是说,在一个文明的社会,人至少要穿着内裤,当然女同志还要戴着胸罩示众是起码要求,尽管有裸体的杂志和电影都普遍受广大人民群众欢迎,但多数人还是得忍着,保持偷窥状态,并对周围有没有警察高度警惕。


但充满情色欲望台词、场景的《蜗居》却走得更远。因为这部交织着爱情、婚姻、亲情、金钱、权力、欲望的作品,似乎在逼真而无情地展示都市房奴的绝望挣扎,以及“蚁族”们永远无法兑现的梦想——尽管这些人无比勤劳勇敢、无比渴望生活。


仅仅如此,这部大戏不可能激起如此强烈的社会情绪巨澜。因为这个碎片化的时代,人们的价值体系已经随着财富、阶层的分化支离破碎,是很难有共同语境的一地鸡毛。


从一开始,这部戏就试图剥去都市浮华斑斓、光鲜亮丽的外套,甚至底裤。由于脱得过于彻底,便显得相当残忍。多数普通人被刺痛除了有情感共振以外,就是曾经还对生活报有幻想,指望着通过奋斗改变命运。但假如通向幸福的通天塔已经属于少数人的专利,假如你无休止的忙碌到头来还是一场空,你将如何面对?很多人没有准备好面对这个快速逼近的现实,于是躲避,并自欺欺人,看励志书甚至追随骗钱的成功学大师。直到《蜗居》的出现,才使这样一个命题更赤裸裸地摆放在很多人面前:假如“奋斗即找死,不奋斗即等死”,你该怎么办?


如赵传一句著名的歌词:生活的压力和生命的尊严哪一个更重要?论到你回答了。你已无路可逃。


面对苟活的海平夫妇、不愿苟活却只能当小三的海藻、有家室却不甘于平淡生活的腐败干部宋思明,你很难用简单的是非曲直来判定每个人的选择是否值得称许或诟病,因为大家都拧巴,都扭曲,我说的不仅仅是生存状态,也包括背后的社会环境和情感、价值认知。


这部戏在提醒我们:在一个底线被金钱、权力和欲望击穿的都市里,小人物要坚守纯粹的善良、忠诚、爱、信任和关怀已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。

存在即合理。这是一道不难做的选择题:为了生存,或者叫活得体面而尊严,而面前又没有一个公平公正的阶层上升通道,您只能做交易,用海藻的话来说,叫“肉偿”。残忍吗?其实,这样的交易早已在农民或农民工这样的弱势阶层中存在多年了——您知道多少农民的孩子自觉放弃上大学了吗?多少农民或农民工的女儿沦为娼妓,好一点的成为二奶了吗?只不过这次轮到都市白领了——他们是曾经的白领和精英啊。


我不相信也不愿相信这是全社会普遍的常态,但已不鲜见,足以引起我们的警惕和反思。


所以,《蜗居》脱掉都市白领底裤露出的不是一个健硕美丽的胴体,而是伤痕和溃疡。关于人性。关于情欲。关于体制。关于信仰。


这叫转型之痛。


曾经与人探讨人性的颜色。我说:人性即不是黑色的,也不是白色的,是灰色的。宛如繁华都市的本质。但我们必须有一种冲动:让它变白,而不是逐渐沦为黑色的社会。守住底线的前提不是每个人虚假地发誓从此变得高尚,而是首先要真实地面对集体的堕落。从这个角度上,《蜗居》可谓入木三分,难能可贵。


最后,想起了作家杰克·凯鲁亚克的一句名言:我们找不到灵魂的家园,于是我们集体在路上。但我们至少可以实现我的身体我做主,不轻易拿它做交易,给它穿上底裤。


来源:老石说




PS:博客大巴原来长这样子啊

发表留言

秘密留言

日历
10 | 2017/11 | 12
- - - 1 2 3 4
5 6 7 8 9 10 11
12 13 14 15 16 17 18
19 20 21 22 23 24 25
26 27 28 29 30 - -
自我介紹
1989.8.24@Shanghai

Magic]14

Author:Magic]14
It's 14s

最新文章
最新留言
搜寻栏
最新引用
月份存檔
類別
RSS連結
連結
Kimi独家


MusicPlaylistRingtones
Music Playlist at MixPod.com